账号:
密码:
御宅屋 > 历史小说 > 战枭在唐 > 第373章 决战

第373章 决战

  最新网址:www.shixunet.net

  第373章 决战

  与所有高傲的骑士一样,火寻国的骆驼兵从骨子里就看不起步兵,突骑施人的命令虽然显然是让他们去啃骨头,不过他们的抵触情绪却不大,击溃眼前的步兵阵在他们想法里是轻而易举之事。看在大量丝绸与‘妇’人的面份上,‘花’剌子不屑地接下了索的命令。

  号角声宣告对峙结束,五千名高大的骆驼骑从突骑施人浑厚的阵势中剥离,气势汹汹地压向虎贲骑,加速在相距八百步之时开始。五千头骆驼狂奔的气势骇人,无数沉重蹄子敲击大地的效果足以吓跑它们对面的一切胆小或意志不坚定者,然而,与它们对阵的虎贲骑不动如山,身经百战的将士们面无惧‘色’,应对有条不紊。

  距离到了五百步,强弩的踪影不见,四百步,还是不见,三百步,终于见了,数百支弩箭急速升空,然后落下,对于数千骑形成的攻击面来说,数百支箭矢显得颇为稀疏,只给他们带去了数十骑的伤亡而已,紧接着第二轮同样数量的弩箭再次光临骆驼骑的头上,又带走数十名骑士的生命。

  “哈哈!看见没?这就是宁远马贼的强弩!”索松了一口气,传说中敌人的强弩阵如何如何,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火寻国骑士一个冲锋便试探出他们的深浅。

  索的笑容还没展开,‘花’剌子的勇士们遇上了数千支密集箭雨的洗礼,这样的箭雨连续下了三轮,准确度惊人,几乎全部覆盖在火寻国骑士的冲锋路线上,给他们带去了大量的伤亡。

  这一刻‘花’剌子特后悔心如刀割,沙漠勇士培养不容易,眨眼间上千名骑士还没接近敌人就窝囊地倒在冲锋的路上,如此密集的箭雨他是第一次见,在他们的地头,作战的方式几乎是‘肉’搏,骑‘射’少之又少。面对不对称的作战方式,他打消了继续向前的念头,尽管他很想为死去的将士报仇,但是他是来捡便宜的,不是来送死和拼命的,在虎贲骑的百步距离外,他完成了转弯,带领着剩下的骆驼骑狼狈撤出战场。

  “胆小鬼!”索恨恨地骂着,火寻人没有达到他的期望值,半途而废的冲锋没有让敌人暴‘露’出所有的实力。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敌人强弩阵的威力与想象中的相去甚远。

  “格格木,看你了,带你的万人队杀过去,让所有人看看我们突骑施人的勇武!”索的命令不容置疑,一队队铁骑缓缓涌动,步向火寻人的后尘。

  “可是,我们为什么不将进攻的矛头指向他们的骑军?”阙伊难如突然打断了索的思绪,在他看来,与其将力量‘浪’费在无谓的消耗上,还不如直接向敌人的骑兵突击,敌酋李怀唐很有可能就在他们的骑兵里,只要一击得手,所有的敌阵都不战而溃。

  索的脸‘色’‘露’出了一丝不悦,他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可还是很耐心地为阙伊难如作解释:“你不知道,他们的战马速度奇快,战刀异常锋利,又居于高地,如果他们发动反冲锋,几可以一当十。而这里地形狭窄,一次无法投入过多的力量,上去人数少了只有送死的份,人多了必然会受到旁边强弩的威胁。还不如将他们的步兵阵击溃,将他们依仗的地利优势消除,胜利自然唾手可得。”

  事实上,索的心里有一片‘阴’影,对汗血骑和汉刀的恐惧让他下意识地避开与李怀唐的轻骑正面对决。他的打算也没错,要吞下战力恐怖的飞虎骑,他只有发挥人多的优势。可惜他不知道,锋利无比的汉刀不多,武装院日夜运作也只给飞虎骑装备了千余把的新式汉刀。

  格格木的万骑动作很快,索的解释完毕,他们刚好进入敌阵五百步的范围。与火寻人的待遇所不同,突骑施人明显要受到宁远铁骑的欢迎,所有的突骑施人惊讶地发现,天空中出现了一片迅速移动的乌云,笼罩向正在加速的突骑施骑士。

  无论是索,还是阙伊难如都相当吃惊,张开的嘴形成了一个空‘洞’,“上当了!”这是他们的一致想法。

  突骑施人的痛苦是公孙文远的快乐,他已经学乖,看到第一‘波’敌骑数量不多,故意保留了实力,只让一半的臂张弩弩手发威,结果是突骑施人尝到了轻视的恶果。

  两千余支劲矢密集‘插’入格格木的万骑之中,箭雨带来的伤亡极其惊人,突骑施人阵中一片人仰马翻,许多骑士被弩箭穿透带落马下,或被钉与地上,或撞在跟随身后的战马马‘腿’上,助弩箭为虐给幸运躲过箭雨的袍泽造成二次伤害。格格木亲眼看见他前侧的一匹战马被弩箭击中前‘腿’,力道强劲的弩箭将马‘腿’‘射’断,速度极快的战马瞬时翻侧在空中打滚,他没看见骑士被甩到了哪个角落,只见诡异的战马砸倒了一匹从侧后跟上的骑士,灾难还在继续,砸的与被砸的又一起在地上翻滚,所向披靡扫倒一片……

  突骑施人发现,同样的痛苦在三百步的距离又一次降临到他们身上,先是臂张弩的问候,这次可不是刚刚火寻人所受到的礼遇可比,两千余支弩箭密集落下,又将格格木的雄厚的阵型犁了一遍,伤亡无法计算。

  进入两百五十步,虎贲骑的数千名长弓手开始发言,在突骑施骑兵进入百步范围前,他们释放了三轮一共将近两万支羽箭,夺走了无数条鲜活的生命。

  进入百步之时,格格木扭曲的脸狰狞得像一个恶魔,对于冲锋中的骑兵来说,区区百步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他深信,接下来将是他的回报期,付出沉重代价后的收获期,他要用铁蹄弯刀砍断无耻对手的颈脖,为死难的部下报仇。然而,突骑施人的悲剧依然没有到尽头,格格木想错了,虎贲骑的强弩手们一反往常没有撤退,而是选择举弩平‘射’,如此近的距离,几乎不用通过望山瞄准,一排排的弩箭形成了箭幕,挡住突骑施骑兵冲锋的脚步,一堵由人马尸体组成的血‘肉’墙盾忽然在强弩手们的数十步外形成。

  “吹号!”一直在紧张观战的公孙遥武命令吹号让强弩手们撤退。令下即行,数千名强弩手顺着枪盾方阵之间的空隙迅速通过,临走前,最前排的弩手一脚将他们身前半人高的石墙踹倒,大量的石块翻滚而下,散落在数十步的范围内,严重妨碍了突骑施骑兵跃马的速度。

  虎贲骑身后传来了急促的牛角号,十数个枪盾阵融合成一个大阵,顿时排盾耸立密不透风,矛尖森严闪寒夺魂,失去速度的突骑施骑士仿佛见到了死神的身影,闻到了死亡的气息,敢于冲上前的无一例外被轻易刺杀。

  “上!给我上!”格格木赤红着双眼,挥舞着战刀威吓他的部下战士。冲锋路上的过半伤亡将他‘逼’向堕落,彻底沦落为一名输红了眼失去理智的赌徒,,孤注一掷地抛出他手中最后的筹码。

  突骑施人虽然勇武,心理上却承受不起连续的被动打击,面对坚似磐石的枪盾阵,主将的命令显得苍白无力。

  格格木知道如何让士听令行事,他冷酷无情地劈倒两名踌躇不前的士兵,同时命令亲兵督战,驱赶从箭雨中幸存的士兵们完成飞蛾扑火之举。

  远处的观战的索心情很紧张,敌人刚刚展示出的远程打击能力大出他的意料,冲锋路上极其惨烈,人马尸体遗落遍野,残肢碎骸和随处可见的血污触目惊心。待看见数千名将士越过了死亡陷井杀到了敌阵前,与敌兵展开殊死‘肉’搏战,他的心情才得以放松,代价虽然大了点,可是只要进入短兵相接阶段,他相信他的骑兵有把握击败敌人的步兵。

  让索郁闷的是,战况并不按他的意志的发展,冲到敌阵前的突骑施勇士迟迟没有打开局面,不但毫无建树,还有溃退的迹象,前线的士兵越来越少。

  “索将,快支援他们!不!我们要全面进攻!”阙伊难如的手心在冒汗,他看出了端倪,如果再不给予强有力的支援,恐怕格格木的万人队就此消失,趁着双方在厮杀,援兵可以避免重蹈被弩箭残忍屠戮的过程。而且,他看出了敌人的强悍,要击溃敌人的步兵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索把心一横,默认了阙伊难如的建议,派出一支万人队扑上去支援格格木,同时出动五千骑兵进攻飞虎骑。其目的很明确,就是全面开‘花’让对手顾此失彼。

  两批新投入攻击的突骑施骑兵分别受到了密集弩箭与羽箭的问候,躲在枪盾阵后的强弩手不会错过任何打击敌人的机会,支援格格木的万骑死伤惨重,而进攻飞虎骑的五千骑同样吃了大亏,飞虎骑的将士在敌人进入两百五十步的距离引发了手中的长弓,然后跳上战马迎头冲向敌骑。

  飞虎骑的表现证实了索的担忧,三千名骑士由胡子领衔,居高临下冲击,马速提高得极快,在他们身后的数千名袍泽继续以羽箭为他们开路,将突骑施人的阵型进一步稀疏化,极大方便了汗血骑的冲杀。

  与胡子组成攻击箭头的是百名马槊手。马槊的使用极其复杂,这一百名马槊手是从数千名骑兵当中挑选,在教官薛凌山的悉心指导下‘精’练两招,一是挑,二是扫。迎头撞上的突骑施骑士要么是被挑飞,要么是被扫落战马,突骑施勇士很悲愤,好不容易躲过在箭雨下幸存,却遇上了无耻的马槊骑兵,在马槊面前,他们的弯刀远远够不着对手,只要被动挨打的份。

  胡子肆意驱动战马,汗血骑的速度有如风驰电挚,手中的马槊根本不给对手反应的机会,连挑落三名敌骑。其余的汗血骑骑士同样霸气十足,速度快,战刀利,棉甲坚,所向披靡,打得突骑施人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

  ‘激’战在进行,却是以突骑施人的被动挨打为主。每过一刻,在战斗的突骑施骑士就少一些,这回不等阙伊难如开口,索果断地又分出五千骑投入到完全落于下风的骑兵战场。

  突骑施人的两个战场上都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援,溃败的颓势渐渐被扭转。纯骑兵的决战战场厮杀成一团,双方难分胜负。随着蜂拥而至的突骑施骑兵的加入,战场上的人马相当密集,拥挤的现场限制了飞虎骑的速度优势,甚至限制了马槊的发挥,胡子手中的武器换成了汉刀,奋战不止。

  一名突骑施百夫长发现了胡子的价值,忌惮于胡子的强悍,他没有选择直接对抗,趁着胡子左砍右劈,他终于捕捉到一个机会,绕到胡子的身后一刀砍下,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突骑施百夫长的刀锋在胡子的背部划过,他明显感觉到刀锋所接触的物体坚硬如铁,而不是预想中的皮‘肉’骨头,对手似乎丝毫无损,错愕之际,一把锋利的汉刀从他的胳膊上划过,将他持刀的整条手臂切下。胡子狞笑着回过头去,继续他的杀戮之旅,棉甲又一次给予了他完好的保护。

  虽然突骑施人增加了兵力,但是李怀唐并不在乎,战场空间狭窄,从他的角度看下去,增援的敌骑还有一半被堵在后面,一时无法有效进入战场,除非是前面的将士倒下,给他们空出前进的位置,否则他们只能干着急。

  索也发现了他的尴尬,投入的援军成了添油战术,人数众多是他的唯一优势,却无法发挥,两片战场的战局他都看不见有胜利的希望。随着时间的消逝,他不可思议地发现,战场上的突骑施士兵稀疏了不少,而敌人依旧凶猛。

  “土狼,”索冲着他的新任亲兵队长大声喝道,“你带五千人绕到敌骑的身后,务必将他们全歼!”

  绕道,意味着得经过宁远铁骑强弩手虎视眈眈的死亡地带,虽然只有一轮弩箭,可弩箭的恐怖杀伤力给突骑施人造成了强大的心里‘阴’影,想想都觉得害怕。土狼的犹豫被索愤怒凌厉的眼神堵了回去,他悲壮地咬咬嘴‘唇’,拔出战刀点兵冲锋,对付强弩阵最有效的办法是速度,越快越好。

  李怀唐信心十足,战场的局势对他非常有利。骑兵战场上,胡子他们以少击多,却丝毫不落下风,隐隐间还占据着主动。

  至于虎贲骑的枪盾阵更不用担心,长矛巨盾组合威力无穷,进入长矛杀伤范围的突骑施人命溅如脚底泥,一个个地被长矛捅穿倒地,涓涓热血流在缓坡上淌成一条条冰河。突骑施人缺乏有效的办法撞开厚实的盾阵,其手段乏善可陈,无非是让后列的骑兵使用短弓对盾阵内进行抛‘射’,又或者将手中仅有的短矛投入盾阵里,试图通过给对手造成伤亡和‘混’‘乱’,从而打开盾阵的缺口,甚至有不少骑士策马踏盾,盾阵不时被撕开一两个缺口,涌进去的突骑施人要么被杀死,要么被驱赶出去,强悍的虎贲骑将士随后将缺口堵上。拉锯战在‘激’烈进行,突骑施人在以高比例的伤亡‘交’换率维持战线。

  忽然间,李怀唐看见了突骑施人的本阵中冲出数千骑,直扑虎贲骑的战场。

  “他们想干什么?又添兵?”虎贲骑的战线上两军在对峙拼杀,骑兵冲上来首先撞死的是他们自己人,除了打击士气外,于战局毫无帮助。

  “不好!”参军将吕尚卿有所悟,“他们想包抄我们的汗血骑!”

  得到提点,李怀唐顿时明白,果断下令:“吹号通知公孙文远弩箭拦截。除将军骑外,白孝德领军支援!”这样大规模的对垒,李怀唐是首次经历,他已经有了为帅的觉悟,不再是每战冲锋在前的勇将。

  观战中的飞虎骑骑士早已按捺不住好战的冲动,听到命令个个摩拳擦掌,跃上战马等待出击令。

  土狼幸运地避过了箭雨,但是他的五千骑被密集的弩箭截杀了差不多八百人,等他抬起头,举起弯刀准备进入预定的战场之时,他兀然发现数千敌骑飞奔卷平岗,箭头直指转弯中的他们。

  白孝德一马当先,首先切入敌阵,手中的马槊左右横扫,两名突骑施骑兵成了他的战果,被他扫飞不知何处。余者均不是他的对手,敢抵抗之敌骑下场只有死亡。

  “该死!”土狼的五千骑没有包抄到敌人,却成了敌骑猎杀的目标,命运堪虞。索有处处受制于人的感觉,他所出的每一拳都打在了铁板上,铁板之坚固,让他的拳头传来生疼生疼的感觉。

  “撤吧!”这是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战场,发生的一场错误的战争!阙伊难如苦笑摇头,战场的主动权从头到尾都掌握在对方的手里,突骑施人没有胜利的希望,除非有奇迹发生,比如苏禄汗出现在敌人的身后,但是这只能是一个美丽的想法。

  索勃然大怒,撤退对他来说是一种侮辱,他兴匆匆追来,兵力还两倍于敌,如果他不能取胜,他的威严将彻底扫地,士气也将大受打击,无论如何,就算不能给予敌人毁灭‘性’的打击,他也得体面地将他们击退。

  “吹号告诉土狼后撤,将敌骑吸引过来!”索恨恨地下达了命令。他还有一万余骑兵没动用,他还有机会,彻底消灭敌人主力骑军的机会。

  土狼撤了,不是佯败,而是实实在在的溃退。索企图以绝对优势兵力将白孝德围歼的‘阴’谋未能得逞,因为站在高出的李怀唐不如他所愿,以牛角号将追杀中的白孝德唤回。

  阙伊难如再次苦笑摇头,道:“索将,火寻人要撤了。”

  索楞了下,转头望向‘花’剌子的所在,果然,火寻人的骆驼骑在动静不小,愚蠢地调转坐骑的方向。

  索出离愤怒,有杀人的冲动:“随我去截住他们,将可耻的‘花’剌子抓过来!”索不顾一切地呼喊着亲兵带人上前阻止他眼中即将引发的悲剧。

  ‘花’剌子不傻,他看不到胜利的希望,突骑施的勇士们用生命告诉了他强弩阵无坚不摧,他知道今天的运气不在他这边,与其战败被狼狈追杀,还不如趁着突骑施人顶着敌人的机会后撤,以免到时候受到更大的损失,沙漠骑士的培养不容易!

  见到突骑施人有异动,好像是针对自己,‘花’剌子放弃了暗暗溜走的打算,慌忙下令撤退。‘花’剌子不知道,他的后撤对突骑施人的军心士气影响有多大,是他的行为直接导致了突骑施人的溃败。沙漠勇士的嗓‘门’并不比平常人大上许多,他们的通讯方式同样离不开牛角号,可想而知,当嘹亮的撤退号在突骑施人的后阵响起之时是什么样的效果。

  正在苦战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撤退的号角声,突骑施勇士莫不愕然。仿佛集体感染了绵羊病毒,溃退莫名其妙地发生了,突骑施联军兵败如山倒,索‘欲’哭无泪……

  宜将剩勇追穷寇!伟人的教导很有王道。李怀唐不缺乏果敢,追杀的命令非常及时,几乎没有‘浪’费一丝的时间。

  骑兵的溃败与步兵不一样,骑兵的速度快,完全可以逃上十数里拉出距离再收拾残兵以对抗追兵,如果追兵是步兵,这时将是他们反败为胜的机会。所以,李怀唐知道时间的重要‘性’,不给敌人喘息的时间,压着他们打,直至将他们彻底打趴下。

  追杀并非飞虎骑的专利,虎贲骑同样不甘落后,他们也有代步的坐骑,或许追击先行逃走的敌人他们无能为力,可是那些刚刚在阵前苦战的对手却是很好的猎物。溃退的军队绝大部分都失去了勇气,他们只是将毫无防备的背部‘露’在追兵的眼前,只要追兵的速度够快,在这个时候杀死一名万人敌与杀死一头羊的难度几乎相等。

  此时,在西键城与宁远城之间的天空下,一边倒的追杀正无情上演……

  经此一战,索部的五万联军死伤近半,战马兵甲损失无数,士气低落至冰点。幸亏有伊捺大军的接应,否则他们全军覆没的可能都有。

  强悍的突骑施联军在西键城城下被李怀唐狠狠地挫杀了锐气,让整个西键城守军欢呼雷鸣,城内守军居民们坚守的信心空前强大。请记住的网址,如果您喜欢月下嗷狼写的《战枭在唐》

  最新网址:www.shixu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