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御宅屋 > 都市小说 > 后坤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指证

第二百六十四章 指证

  最新网址:www.shixunet.net

  皇帝的意思,既然木已成舟,这阿哥换过来的事情,就不用告诉宁妃了。这也是为了她好,免得她日后为此伤情。养个公主也挺好的,一来能傍身,不至于将来无靠。再说,她的亲生儿子承继大统,也是她的福分。

  只顾着想着怎么给康嫔交待,素来精明的他居然没有问一句公主的来历。这在皇帝身上可是极少的疏忽。

  今儿个晚上,真是人仰马翻。

  只是康嫔并不糊涂,既然皇后没有生子,那小阿哥从哪儿来的?明明就是皇后夺子,欺瞒天下众生。庆恒家的不知道便罢了,知道了,总是要拼个鱼死网破,求一个真相。

  只是她没想到,一进到暖阁内就发现,方才怒气冲天的皇帝,这会子竟已然仿若无事。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朕方才急了,失了分寸,皇后孕育龙胎辛苦,朕不该相疑。方才细问了皇后,皇后是觉着委屈,才不让嬷嬷近身。宫里那么些接生嬷嬷,个个亲眼见证皇子降世,错不了。”

  康嫔的愕然在脸上写得明明白白,主子爷是怎么了,一会儿功夫换了个人一样。

  自然,她这个主子的善变也是宫里人尽皆知的。

  所以那人说必得先闹一场,戳穿皇后无孕的真相。因为皇后自然不会束手就擒,自有一套说辞,而且也必能说服皇帝。

  他们早就料到了。

  迎着她冰冷的眼光,皇帝心头也不自在,便道,“朕知道,宁妃生产辛苦,着晋封贵妃,公主封号前加固伦,便由贵妃亲自抚养。”

  这是天大的恩典。宁妃只是生了个公主,怀了身子便进妃位,已然是破了例,如今又没诞下龙嗣,又给了贵妃的恩典。这是皇后一人之下的荣宠了。

  又赏了公主加固伦的封号。谁不知道,只有皇后所出才能称为固伦公主,妃,贵妃,到底也只是妾,生的女儿只能给和硕公主的封号。

  更别说还让贵妃亲养。

  脑子里波诡云谲的一大团,她有些应接不暇。好在康嫔打理后宫多年,也隐忍多年,早练成了临危不乱的本事。

  急什么,一步步来。

  于是她冲皇帝磕了个头,并不理会皇后在一旁阴测测频频扔过来的眼刀子,道,“万岁爷,奴才替宁妃谢主子恩赏。只是怕宁妃无福,不能消受。那公主,奴才请主子亲查,并非宁妃的骨血!”

  皇帝尴尬起来,遮掩的拂掉手边的茶盏,恼羞成怒道,“朕说是,就是。皇家血脉岂容你胡乱攀咬。你,你,好大胆子!”

  康嫔依然不知死活接着道,“奴才没有胡说,宁妃生产时,恰逢皇后主子也同时生产,那些嬷嬷们根本不尽心。竟然容得有人别有用心,拿假公主换了宁妃的孩子!”

  皇后眯着眼睛瞧着康嫔,竟是不敢相信。

  这还是那个日日在自己跟前逢迎,制得花膏必先亲自捧来给自己试妆,任自己呼来喝去的那个康嫔吗?

  原以为康嫔不得宠,所以讨好自己,自己也是瞧着她笨笨的,倒是头等的肯听话,才用了她。

  所以后宫的女人藏拙个个是好手。平日里不过是个后宅女人,这会子咬起人来,也是毫不含糊。

  只是她觉着还有些不对。

  今日康嫔的种种,聪明的不怎么像她。这一步一步,像是极有韬略的样子。

  在皇帝表态之后,她并不急于找出小阿哥的蹊跷,反倒拿公主来说事。

  整件事里,唯有这个公主是个漏洞。

  原是打算弟弟的婢子能生个儿子的。这样的话,无论宁妃是否生的是阿哥,自己都能游刃有余,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越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那个女人生下的是个女孩。

  她只好把女孩换给了宁妃。方才她已经跟皇帝说过了,这个公主不是个有福的,只怕要早夭。

  皇帝点了头,没有多说。

  两个人心照不宣。言下之意,这公主也就是个障眼法,只是为了让她瞒天过海“生”下阿哥,至于公主,周岁内自然会因天生弱症,早早夭折。

  没想到康嫔却抓住这一个失算。

  康嫔若是跟她要阿哥,那才是找死呢。她又哪来证据指称阿哥是宁妃生的?

  可她却死死咬住公主不放。

  皇后忽然背脊阵阵发凉,不安起来。

  整件事最大的漏洞,其实是那个贱人!只是因自己忙于应付皇帝,还没顾得上处置她。

  棋差一招。可要命的往往就这么一步。

  也怪自己多想了一点,怕跟弟弟没法交待。所以存了一丝侥幸,没有立时处置了她。若是不出事,她也有法子将那贱人送出宫。

  皇后手脚冰凉,听着康嫔说,她的证人就在门外。

  皇帝十分恼怒。

  他也知道这是假公主。他没有问假公主的来历,就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假货会早夭。就算没“夭折”,也没关系,毕竟只是一个公主,影响不到皇室血脉的纯正。

  至于假公主从何而来,他没有过问,总归是皇后找的替代品而已。

  但康嫔却揪着不放,死活要查假公主。自然,他也知道,康嫔的本心不是冲着假公主,而是要找到真阿哥。

  皇后凝神瞧了会子,忽的冷笑起来,转头对皇帝道,“假的真不了,主子爷就给康嫔这个面子,叫了证人进来听听吧。”

  皇后既然如此说了,皇帝更没有不管的道理,便也点了头。

  门帘掀起,进来了一口大木箱子。证人就锁在里头。

  撬开了锁,御前侍卫从里头捞出一个人来。

  皇后的脸白了白,又平复下来。噙着一抹冷笑道,“康嫔,你这个证人还能开口吗?我瞧着,这人好像不大成了。”

  那婢子刚刚生产完便被塞进箱子悄悄抬了出去,周身血污也没人打理,这时污秽不堪,披头散发,眼睛闭着,毫无生机。

  “主子,这个女子是在英华殿后头的库房找到的。她刚刚生产完不足两三个时辰。奴才命人替她服了安神药。”

  宫里刚刚生产的,只有皇后跟宁妃。

  “奴才趁她清醒时问过,有人抢走了她的孩子,然后还要除掉她。”

  最新网址:www.shixu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