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御宅屋 > 历史小说 > 山海横流 > 第二四二章 契丹求亲

第二四二章 契丹求亲

  最新网址:www.shixunet.net

  王冲最终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理由,拒绝了郭崇韬的命令。

  在部下的提示下,他仍旧坚定不改,这才让王月瑶逃过一劫。

  不得不说,秘书监的人运气真好,她们也因此顺免除了一死。

  险些丧命后,侍渔终于受不了这种生死完全由人掌控的感觉,毅然夺过了朱丝手中的匕首,凶狠地在王月瑶粉嫩的脖颈上,划出一道血痕,以此来逼迫王冲让路。

  看到侍渔一副同归于尽的决绝之色,王冲妥协了,他承担不起王月瑶身陨的后果,只得勒令部下让开一条通道,放任这些女子离去,当然,侍渔还带着了王月瑶。

  翠微阁的众人离去不久,王冲再次毅然决定,只身尾随,期翼能够寻找到机会,救下王月瑶,其余的鬼卫,全都被他遣回将军府了。

  将军府的大殿上,尉迟槿皱着眉头,望向大殿中间的一群契丹人,正是这群人,让她和郭奇佐根本脱不开身的。

  两人若是有一人知道王月瑶的举动、以及遭遇,或许结果又是另一番模样。

  大殿上中间的一群人中,大部分都是契丹人,不过为首的一人却是汉人。

  此人身长六尺开外,生得唇红齿白、美髯虬目,俊逸非凡,想必年轻时,也是个一树梨花压海棠般的风流人物。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韩梦殷。

  说道韩梦殷大家可能不清楚这个人,他的两个儿子就是大辽名臣韩廷徽和韩知古。

  史载,耶律阿保机建立大辽,韩廷徽、韩知古功不可没,这兄弟二人都是大辽的开国功臣,在历史上,韩家可是辽国著名的官宦世家。

  作为韩廷徽和韩知古的父亲,韩梦殷同样不简单,他生于官宦世家,官至蓟州刺史,却因为李可举、李全忠爆发内讧,在蓟州大战连场,愤而举家投靠了契丹。

  契丹两战尽皆败于朱璃之手,内部又不平妥,才不得不派遣韩梦殷出使朔州,企图通过和平的手段,化解这段恩怨,从而救出岩母斤和月里辛二人。

  契丹人,不拜唐廷,反而示好朱璃,对于整个河朔来说,这都是历史性的第一次重大事件,由不得尉迟槿、郭奇佐不重视。

  韩梦殷望着主座上的那位小娘子,眉头微皱,他们出使朔州,主要就是为了拜见朱璃,可朔州一方,竟然派遣一位小娘子来接见他,他心中岂能舒服。

  不过,面对朱璃,契丹人毕竟两战两败,底气不足,即便他心存疑惑和不满,也不得不拱手拜谒道:“在下韩梦殷,出使河朔,主要是为了拜见怀化大将军阁下,不知将军他老人家......”

  “哼”尉迟槿尚未开口,侍立在一侧的赵五,就冷哼一声,傲然道:“我家将军岂是你等说见就见的,上面坐着的这位,可是我们的将军夫人,夫人能够抽空见你们,是你们天大的福气,怎么,你难道还不满足吗?”

  “不敢,不敢。”一听这位小娘子竟然是朱璃的妻子,韩梦殷心里就平衡了。

  自封建王朝兴起,中原大地上,就开始提倡一夫一妻制了。

  我们在史册、典籍上,看到妻妾成群的现象,那是因为这些书籍记载的,都是达官贵人,若是记载平民百姓的史册,大家一定会看到另一番景象。

  一夫一妻制,在封建社会就提倡了,普通老百姓,很少有人纳妾的,大家若是不信,可以自己去查验。

  所以,在古人的眼中,妻子和丈夫的地位是平等的。

  若是朱璃有事,让他的妻子出来接见契丹使者,并不算失礼,正因为如此,韩梦殷才连道不敢的。

  “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唐突之处,还请夫人见谅。”韩梦殷连忙致歉,他是来求和的,自然要将姿态摆得稍低一点,更不能贸然得罪朔州的重要人物,而尉迟槿在他看来,显然分量十足。

  赵五声言尉迟槿乃是朱璃的夫人,整个大殿的朔州文武,都觉得理所当然,可听在尉迟槿的耳中,显然又是另一番滋味,尚未出嫁,就被人称作夫人,饶是她一向坚强、勇敢,也俏脸染霞,心下一震。

  不过,朱璃正处于昏厥之中,朔州一应诸事,她必须扛起来,这个时候,她强忍着这种忸怩羞窘般的不适,朗然道:“说实话,你们的到来,令我很奇怪;去年九月,你们契丹人,伙同奚人、吐谷浑,兴兵二十万叩关居庸;今年年初,你们又联合党项余孽、以及述律部回鹘狄寇,肆虐丰州;现在却又登门拜谒,真是让人莫名其妙啊。”

  尉迟槿的措辞,不可谓不苛刻,似乎根本不将他们契丹人看在眼中。

  跟在韩梦殷身后,几名能听懂汉语的契丹悍将,听到尉迟槿话中,夹枪带棒似的讽刺,脸色瞬间涨得通红,眼看就要忍不住火爆脾气,爆发起来,不过,还是在韩梦殷的眼神示意下,最终还隐忍了下去。

  韩梦殷的态度摆得十分恭敬,哪怕听出了尉迟槿的讽刺,他依旧满脸堆笑,谦恭地道:“天下谁不知道怀化大将军的威名,河朔有大将军坐镇,我等岂敢造次。”

  “不过,我契丹八部,控弦之士数百万,放眼整个天下,能让我们契丹人视为朋友的,也不过大将军一人尔。”

  韩梦殷这话说得十分张扬,虽然将朱璃高高捧起,却丝毫不落契丹人的威风。

  话里软中带硬,意思十分明显,若是大唐换个人来坐镇这河朔,他们契丹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面对能够两战两胜,大败契丹人的朱璃,他们会给足面子;至于大唐境内的其他藩镇,他们契丹人还真未放在眼中。

  一句话,契丹打不过朱璃,可不代表他们实力弱,可以任人揉捏。

  这句软中带刺的话,听在河朔一众文武的耳中,让大家受用的同时,又十分不舒服,可大家抬眼一看,为首的郭奇佐,依旧眯着眼、仿若睡着似的,不舒服的心情,自然就淡了。

  郭奇佐的神情,分明就是没将韩梦殷的话放在心上,他们还介意个什么劲,一句话,在郭奇佐的眼中,契丹人又算什么。

  郭奇佐可以不当回事,可尉迟槿却十分不舒服,继续揶揄道:“唔,既然契丹这么厉害,你们前来朔州,又是意欲何为,莫不是真的来交朋友的?”

  自从这帮人赶在这个节骨眼上,登门拜访,尉迟槿心中就十分腻歪,因此,说话也毫不客气。

  这里可是朱璃的基业,现在正经逢第一次严峻的考验,试问,哪个痴心的娘子,不爱惜丈夫的基业呢,当然,败家娘子除外。

  如今的河朔,狼卫成军,连弩批量生产,已经大规模地投入到边军之中。

  也可以这么说,河朔北伐异族,尤其是契丹人,已经万事俱备,只待朱璃一声令下了,尉迟槿敢这么说话,也是根本没将对方当回事。

  韩梦殷闻言,仍旧大度不介意的模样,拱手道:“夫人既然问起在下的来意,在下就要想夫人贺喜了。”

  此言一出,满殿皆惊,韩梦妍满脸堆笑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对于自己造成的效果,十分满意,那神情,就好像是在说尉迟槿中了五百万,她自己还不知道似的,十分讨喜。

  尉迟槿闻言,凤眸微眯,冷然道:“道喜?为什么本......夫人不知道,这喜从何来呢?”

  “哈哈,夫人不知道,那是因为夫人还没有将在下的话听完,只要听完在下的话,夫人一定会乐见其成的。”韩梦殷似乎十分笃定。

  “唔,那就说来听听吧。”

  “谨遵夫人令谕,那在下就直言了,我家大汗,听说大将军有一妹,年方十一;而巧合的是大汗正好有一外甥,名叫耶律亿,现年十三岁,若是我们两家结为秦晋之好,互通有无、互相辅助,岂不传为佳话?”韩梦殷一脸微笑地开口道,好像事情真如他说的那般美好一样。

  原来如此,塞北异族,一旦表示屈服、或示弱,要么纳头便拜认干爹,要么就会求取贵女,这种现象由来已久,数见不鲜,这在中原的官员看来,都是是习以为常的惯例了。

  其实,在这些契丹人奉上千匹俊马、数箱珍宝、以及上百名塞外美女的时候,郭奇佐就已经猜到了他们的来意,现在真相终于从韩梦殷的口中吐出,他自然不觉得意外。

  只是他性格如此,若是早晚都会明了的事情,他也乐得糊涂,更何况,他本人对于这桩婚事,并不反对,若是趁着结亲的机会,出兵草原,也不失为一个良机。

  打着结亲的幌子,迷惑契丹人,暗中大军压境,打契丹人一个措手不及,郭奇佐当然不会有意见。

  可他不介意,有人介意啊,满殿的文武,若是对于结亲之事最反感的人是谁,那就非尉迟槿莫属了,她毕竟是一个女子,古来女子被当成政治的筹码事件还少吗?

  可在这背后,身为女性她们,真的心甘情愿吗?

  任何一位女性,只要她能站在一定的高度看问题的话,都不会对这样的事情有好感的,尉迟槿也不例外。

  更何况,朱璃曾还和她说过一些事情,那是关于一个王朝风骨的事,那个王朝,不和亲、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样的风骨,这样的节气,想不被人传颂千年都难。

  用朱璃的话说,男人尚未死绝,岂能用一个柔弱的女子,来换取屈辱的和平。

  当然,朱璃本身就是一个有点小愤青的人,眼中揉不进沙子,有此一说,也不奇怪,可这句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尉迟槿就一直装在了心里。

  现在契丹人,竟然将主意打到了朱凝儿的身上,身为朱凝儿未来的嫂子,尉迟槿岂能不反感。

  最新网址:www.shixunet.net